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郁郁葱葱的林间飘着还未散去的雾气。

    隐约间似乎还能听见,从山脚下传来那小溪潺潺流淌的声音,以及清晨的鸡鸣声。

    在大树密集的半山腰上,一处正冒着青烟的草茅屋是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烟从震惊中回神,抬眸看着身边的梵,眼中是对他充满的敬意。

    不愧是老祖宗,这一挥挥手,画就成了一方世界。

    察觉她的视线,老男人低头与她对视,眼中带着清浅的笑意:“可是想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冥烟迟疑了一下,看着他迟迟未做决定。

    梵似看出了她心中的担忧,微微一笑道:“不必担心,本座会随你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冥烟听此,心中稍稍安心,从他掌心跳了下来,冥烟一步三回头,正要跑进画中。

    结果后面突然来了一个力道,将她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此刻半山腰的院子中,一袭白衣身形纤瘦的女子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良久,女子动了,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黑不溜秋的,只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格外惹眼。

    扶着腰从地上坐了起来,茫然的看着四周才堪堪回神明白此刻自己在何处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屁股上传来的疼痛还是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心中骂了一句老男人不懂怜香惜玉,冥烟刚要从地上站起来,就听到一道羸弱的声音在耳侧响起。

    “姑娘?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冥烟一顿,这声音虽然有气无力,但是这嗓音却是格外的让她熟悉。

    是老祖的声音!

    倏地抬眸看向扒着门框边,着一袭青衣面容同梵一般无二,只是更加苍白的男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连身上疼痛都顾不上,冥烟跳起来便朝着梵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他。

    身体羸弱的男子差点被她一个虎扑倒在地上,堪堪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便落在来了在他怀中不断蹭动的少女,男子眉心便拧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许是被眼前女子的奔放吓着,听着男子剧烈的咳嗽声,冥烟这才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倏地的起身,诧异的看向眼前面容虽与老祖宗相似,却比他更加弱的男子,冥烟反应过来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迟疑问:“你是?”

    男子咳嗽得脸通红一片,看了她一眼,眼底都咳出了泪花。

    冥烟拧着眉心,想上前身后便响起一道焦急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林玉!”

    冥烟一怔,就看见一抹身影与自己擦肩而过,抱住了身前男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女子生得清秀好看,看着名为林玉的男子,眼中的担忧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,无事,你们回来了?”林玉咳嗽,看着身边的女子眼底的柔色快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冥烟有些懵得厉害,她的老祖宗何时对其他女子这般温柔过?正要上前,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意识回眸,就看见院门口站着一抹背着背篓身形高挑颀长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面容比林玉轮廓更加深邃,鼻梁高挺薄唇微抿,一双细长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探究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男人收回眸子看了眼咳嗽不止的林玉,缓缓走进了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缓缓走进的男子,冥烟有些控制不住乱跳的心口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