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直到从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将他弄回神,想要将其推开,但是小女人留有后招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不说,整个人都掉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察觉到盘在腰间的双腿,墨颜身子僵硬,却下意识的将她搂在怀中,怕她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慕九软糯的舌/尖轻轻舔/过男人的唇瓣,嗓音诱人。

    墨颜黑眸一片深邃,压抑道:“丫头,你可知自己在作甚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在勾/引夫君~”慕九娇笑。

    男人神魂一震,不在忍耐,直接按住她的头锁定她的唇瓣深深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二人倒在床上,就像连体婴儿一般,唇/瓣相贴更是不舍分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二人身上的衣物已经除净。

    慕九纤细毫无赘肉的长腿紧紧圈着男人的窄腰,感觉到腿/?根不容忽视的东西。

    慕九轻喘,双眼迷离唤了一声:“夫君~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一暗沉下身子,二人都忍不住舒爽的喟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白日到晚上。

    慕九一直被男人压/在/床/上,被他来来回回的弄着。

    最后更是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酡红的小脸,男人神色黝黑不知想着什么,低头看着她身上专属于自己的痕迹,男人眸色更加黑沉,身/下更是加/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抱着她躺下,男人低声叹息,将二人的身子收拾好后,将她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这才合衣下了地,看着天上的圆月,男人心中复杂。

    他不该是这样的人……

    回眸神色莫测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乖巧睡觉的人儿,男人回了她的身边,抱了她许久,最后在她眉间落下一吻,大手放在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许久一阵白光从他手心出来。

    睡熟的慕九似乎若有所感,在男人抽离她记忆的一瞬间,眼角滑落了一滴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醒来时,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树林,慕九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晃了晃脑袋,她怎么在这里的?

    昨日又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慕九想不起来,记忆中最后也是自己跟着弟弟回狐狸洞的那里。

    缓缓走上自己熟悉的道路,眼前的场景渐渐变化,最后,连慕九自己何时哭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摸了摸湿润的小脸,慕九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明明昨日还在家里,今天不过回过家,为何要哭?

    只是为何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?

    心中好难受,就像有个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慕九不明白,最后坐在一颗桃树下放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要将心中的压抑全部都哭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九?”听着这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慕九一愣,怔怔抬眸看着桃夭夭,眼中便带上了惊喜:“桃姐姐?你为何在这里?”

    桃夭夭一愣,最后笑了:“我听着哭声过来的,不过你这十多年里都去哪儿了?你爹娘都快担心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十多年?!

    慕九瞪着眸子,不可置信的看着桃夭夭,看着熟悉的四周,明明没有任何变化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怎么会消失十多年?明明昨日,昨日她还同弟弟慕时回家的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