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相比前往团部的距离,三连距离营部所在地却不远。只是跟三连驻扎的村子一样,一营的营部同样设在一个村子里,平时看上去跟一个连队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朱成喜赶到营部的时候,营长钱卫忠稍显意外般道:“你小子怎么来了?是不是闻着我们营部的饭香,又过来蹭饭啊?”

    对于朱成喜这个从班长一手提拔起来的老部下,钱卫忠自然也用不着客气什么。而做为营长,钱卫忠同样知道这些老部下日子都不太好过。

    有事没事,这些老部下也会来营部打秋风。那怕有时什么东西都要不到,但肯定会在营部吃顿饭。用朱成喜等人的话说,那就是营长的饭吃着香。

    被钱卫忠打趣的朱成喜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,相反笑着道:“营长,我这不是有事找你汇报嘛!当然,晚饭肯定要顺便在你这里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‘说吧!你们三连前段时间发了笔小财,营里也分了你们一些好处。不过,今天看你空着手过来,总不至于又想从营部掏东西回去吧?那我可以告诉你,我手里啥都没有。’

    或许在山西待的时间有点长,很多八路军的基层军官,一个比一个的扣门。而山西最出名的扣门者,无疑就是如今同样退到晋西南临汾地区的阎老西。

    听着钱卫忠的询问,朱成喜想了想道:“营长,还是去营部再说吧!这事情最好能保密!”

    ‘呃!还需要保密!看来事情还真不小啊!别告诉我,你又捅什么篓子了吧?’

    ‘那能呢!我最近天天窝在村子里组建训练,就算想去捅篓子也没时间啊!’

    闲聊着进入营部所在的民舍,落座之后的朱成喜也没隐瞒什么,一五一十将有关赵铁虎的事情汇报了一遍。而汇报这些情况时,一营教导员周必学同样也在。

    得知赵铁虎就是昨晚在榆社公路上枪杀小鬼子的人,钱卫忠也很诧异般道:“真看不出,这头疯虎现在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。十个小鬼子,一个人对付,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反观坐在一旁的周必学却适时的道:“三连长,听你的意思,你同意赵铁虎同志的建议?”

    面对周必学的询问,朱成喜也很直接的苦笑道:“教导员,说心里话,我虽然担心他外出有风险。但目前这种情况下,我们确实需要有人给小鬼子找麻烦。

    尽管铁虎同志的脾气还是老样子,可前次从医院出来之后,他的能力似乎强大了很多。只要不冲动,应该不会出事。而且他考虑到的情况,也是现实。

    前番若非剿灭恶龙寨的土匪,估计我们连队已经断粮了。我们的部队想要扩大,除了需要粮食之外,武器弹药同样也很急需。不然,往后应付小鬼子扫荡也够呛。

    而且我同意他去恶龙岭的另一个用意,也是希望让他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能。想必营长跟教导员都知道,他是老红军,以前还担任过主力营长,是个难得的军事指挥人才。

    上次指导员去团部送东西的时候,如果不是他主动提出不想离开,估计团长都想提拔他到其它部队担任指挥员。现在让他上恶龙岭,也算给他独挡一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这家伙属驴,脾气很倔。要是否决他的提议,我估计他肯定会偷偷摸摸开溜。让他去恶龙岭,给些骨干交给他带,或许会有一些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之后,钱卫忠想了想道:“确实!目前各部队的困难都很大,前次为了反围剿,我们各部队的损失也不小。现在身处敌后,物资补给也非常的困难。

    要想扩大我们的敌后的军事存在跟影响,确实有必要多跟小鬼子较量一下。精兵,不是窝在村子里就能训练出来的,只有经过血战才能锻炼摔打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赵铁虎同志分配到我们营,老团长也亲自交待过。甚至于,旅部的李参谋长也很关心他在我们团的情况。这样一个有资历的老军官,确实要善用才行。

    这样吧!对于赵铁虎同志的建议,我以营长的名义认可。但往后有关赵铁虎同志的事情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