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八十章 果真有人做手脚

    车停下,小林将严肃给抱了出来.

    大抵是伤到了,陆夜白有些行动缓慢,她追上去的时候,恰好看到了有过几面之缘的人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,一定要救救他!”陆夜白跌跌撞撞的上去便是一句。

    转身看到陆夜白,唐惟也是挺吃惊的。

    浑身血淋淋的样子,还有早已哭红的双眼......

    难道这事儿跟她有关系?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带着大宝儿去做手术,额头伤的这么严重,恐怕是要耗费一阵子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医生将小小的娃儿围在中间,陆夜白却什么都做不了,如果可以,她真希望这次伤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怎么就让他一个人迈楼梯呢!

    怎么能!

    她应该注意的!

    不仅是她,连小林都是格外自责的,双手捶着自己的头,眼眶也是微微红的。

    平日严肃虽然有些淘气,但更多是讨喜,而且,他偶尔捣乱,却也懂事,小林还记得有一次自己犯了肠胃炎,是小小的他去家里给自己找药。

    不大点儿的孩子,每每想起来,全是让人心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夜白双手颤抖的等在外面,哭得有些疼的双眼,一直盯着“手术中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手上的血渐渐凝固,还有衣服上的,看着都有种触目心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渐渐地,陆夜白大脑像是缺氧,忍不住希翼着严少洐的出现。

    有他在的话,至少会觉得踏实些啊。

    但是陆夜白又害怕见他,还不知道萌宝的情况,她怎么敢见严少洐,亏欠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萌宝,脑海中全是关于他的片段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相遇。

    她相亲,他如同盖世英雄从天而降,装无辜,将她带回他的家。

    耍赖在她家里睡了一晚,两个人还畅玩儿了次游乐场。

    其实她很多年都没去游乐场了,那种地方太温馨,不是情侣,就是一家人游玩儿,她不想过去,让甜蜜的氛围诛了自己的一颗心。

    后来,他总喜欢缠着自己,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但是小孩子的一颗赤诚之心,她是能感觉到的。

    最真诚的,约莫被她找到了。

    工作不顺利,他去工作的地方找她,其实她知道,萌宝只是想见她。

    后来,小区里出了事儿,他立刻跑来说要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板正的模样,态度说不出的认真。

    其实一个小屁孩能保护得了什么,但是她被暖到了,现在这种社会,什么都抵不过一颗真心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喜欢她。

    陆夜白想着想着又掉起了眼泪,其实她不想的,现在哭死,都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懂!

    但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陆夜白有些双腿发麻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她望过去,哭的太汹涌了,感觉面前都是白茫茫的,她看了很久,终于确定这个人是严少洐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真的是他!

    陆夜白死死咬着下唇,又是两行泪。

    张张嘴,想说话,但是最终,还是严少洐先把话说出来了,“大宝儿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手术室。”陆夜白声音哑的不像话,如同被人撕裂,“已经好久好久了,一直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严少洐愈发担忧,再看她满身是血,心情愈发浮躁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抑制着怒火,他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出的意外?”他忽而想起来,愠怒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陆夜白有些恍惚,想了想,然后看着依旧沉浸在折磨中的小林,“你感没感觉到楼梯非常滑,滑到连我们两个成年人都站不稳?”

    一席话,让小林也察觉到了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蹭地站起来,面色紧张,“是,我当时扑下去的时候也感觉到了,难道有人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严少洐一听便知道怎么回事儿,立即给席显去了电话,“去陆夜白家检查一下楼梯,越细致越好,还有小区的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,难道是小狐狸出事儿了?”席显正襟危坐,悬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,如被人揪着,严少洐说不出的躁动不安,“是大宝儿,现在还在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席显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宝儿?

    而且还在手术?

    “行,我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匆匆挂了电话,带了一队兄弟去现场勘查。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依旧是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约莫五个小时,“手术中”的灯终于暗了下来,医生推着床上的小人儿,从里面缓缓而出。

    严少洐跟小林一拥而上,至于陆夜白,行动略微有些缓慢。

    疼。

    好像骨头碎了似得。

    想哭,但是被她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指甲插在掌心,一道道鲜艳的红痕像是染了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严少洐看大宝儿面色苍白,要不是微弱的呼吸还在,他真想杀人了。

    唐惟摘下口罩,宽慰了两句,“额头是外伤,失血过多,但是送来的及时,现在没什么大碍,别的地方我也检查过了,没问题,现在只要静心等他醒了。”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