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强忍着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和膨胀感,以为只要自己咬牙坚持,就一定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失,每一秒钟,对我来说都变成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。

    那种重物压身的感觉强烈到我就感觉好像身上压了一座山一般,不光是五脏六腑,就连浑身的肌肉、血液,都好像凝固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还有那种膨胀的感觉,我感觉自己仿佛快要爆炸了,可当我勉强抬头去看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和以前一样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压迫感和膨胀感都来自于我的体内。

    我好想把肚子划开,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一道人影缓缓从洞中走了出来,停在我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“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,你要是跟我回话的话,我会考虑不计前嫌的。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说,我就越是要和她对着干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为了我那点可怜的自尊。

    我陈强跪天跪地跪父母,就是不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?好好好,你厉害,你喜欢这种滋味,那你就继续受折磨吧。”蓉儿说完,甩头走人。

    没有她在我身边,我就没了来自心理上的压力。

    我咆哮着,嘶喊着,想以此来减轻那种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可是,咆哮和嘶喊只能令我感到越来越痛苦,甚至,我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要被冻住了。渐渐的,我连声音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想抬手摸一下,手臂沉重的好像灌满了铅水似的,紧紧贴着地面,一点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现在就跟个石头人一样,除了会呼吸,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类该有的机能。

    这样的困境,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昏昏沉沉,意识朦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蓉儿又出现在我面前。她蹲下来抓着我的胳膊,我都感受不到她手心里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也太固执了吧。你告诉我,到底为什么你不愿意对我负责?”

    我能听清她的话,但我无法回答她,这会子,我满脑子都是黎西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和黎西已经可以说是到了老夫老妻的地步,平日里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,可到了这种时候,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在乎她。

    我想她的一颦一笑,想她骂我时的样子,想她担心我时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我好想好想她!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,这会子,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眼前时不时就变得黑暗一片,一眨眼的功夫,就又恢复了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重复着,致使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清醒着,还是已经昏迷了,在做梦?

    直到,我感觉一片黑压压的,仿佛天空一样的东西砸下来,我的视线终于彻底黑暗下去。

    我还能醒来,这很值得庆幸,同时,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我意识到,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因为寒气侵入体内,而产生的结果。仅仅只是不到一分的侵袭,我就难受成那个样子,要是到了两分、三分……我不确定自己还能否承受的得住?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不想死!我不想死!这个念头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盘旋。

    我痛苦地闭上眼睛,双手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,她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恭喜你,第一次发作你挺过去了,但以后每次的发作,痛苦都会成倍地增加,你确定你还能坚持下去吗?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已经够脆弱了,再被她这么一说,就仿佛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又失去了一颗固定的钉子。

    我不敢再听下去,用双手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恰恰出卖了我,蓉儿蹲下来,拨开我的手,“我还以为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