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那么这些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”盛浩依旧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他更是想不通品盈盈要害了自己的理由。自己对于品凡人一家,怎么说也算是有过救命之恩啊。盛浩不相信,一个品神大师兄的存在,就单纯为了对付自己,就故意把自己弄伤吧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盛浩又觉得当初品盈盈和自己地相遇实在太过凑巧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日子地相处,已经让盛浩把品盈盈等人当成了一家人,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麻痹自己的?

    盛浩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不对,不可能有人演戏得这么像。就算有演技高地,最多也是一个,又怎么可能四个人完全不露出任何的破绽?

    盛浩想这个问题都快疯了,似乎没有一个是符合道理。

    “本来那些东西是没有毒的,但是配合起来就会变成毒药。以她一个小女孩,应该也是弄不出来的啊。”将军也有些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哦,师父,你说,会不会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我会中毒?”盛浩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别抱着太大的希望,虽然说是这几种东西配合起来之后,才会有毒的,但是随便缺少了一样东西,或者某一种分量少了一些,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了。”剩下的,已经不需要将军多说了。

    这个事情绝对不可能是巧合,而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以品盈盈的身份,也绝对没有办法拥有。”将军这话是指向了品凡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小心的。”盛浩后悔了,早知道自己就不轻易相信这些人了,他们怎么说都和神丹门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又怎么可能对自己没有一丝坏心?

    “好了,盛浩,趁着还能控制的时候,你赶紧把这些真气都给散了,否则超过时间,你自己都没有控制的办法了。”就算有疑问,也只能等着事情解决之后再多说。

    盛浩刚散了一些真气,可是想到自己可能就要遭受到危险了,如果不留下一点底牌,只怕对手就再也不怕自己了。

    盛浩心念一动,将真气都散到了头发上。同时从抽屉里找到了一把剪刀,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到了很紧急的地步了,盛浩赶紧拿出手机,想和无缺联系一下。对手颇有心机,只怕已经不是猴子能够帮忙到的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?”接电话的是猴子。

    “猴子,你爷爷在吗?”盛浩欲哭无泪,又是这样了,他希望已经快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已经去了苗疆了。只怕暂时是联系不到了,还有,我……”猴子支支吾吾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盛浩微微吃惊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也在附近的城市等着他了,我连这里是哪里都不清楚,抱歉啊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爷爷?”猴子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。”盛浩彻底冰凉了,“猴子,我就是有几个医学方面的事情想问你爷爷而已。”既然这两个人没有办法赶过来,盛浩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了,否则到时候也是多让两个人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觉得这个地方好闷啊。”猴子和盛浩随便聊了一些见闻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二人才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盛浩,你怎么了?”门外,响起了品盈盈嘭嘭嘭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做什么!”盛浩大吃一惊,该来的总算是来了。看来,她是算好了时间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盛浩的心脏几乎都快跳出来了。对方都要对付自己了,能放过自己的家人吗?盛浩赶紧起来,走过去打开门,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让他们对付自己的家人。实在不行的话,只能答应他们,给他们炼制特殊的丹药,或许还能暂时让他们不胡来吧。

    盛浩都忘记了,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无法运用真气的人了,又如何炼制丹药?

    “盛浩,你今天怎么睡得那么死?我爷爷他都……”品盈盈一脸担忧地看着盛浩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